Tttttt

先表白:我永远爱叶修
日常作为咸鱼文手而存在
开号为练文笔,写得不好见谅
高中狗,可能会突然爆肝日更,也可能长达一月不更
有时会拿摸鱼充更
绝对的叶吹,虽然通常容忍度很高但一旦涉及叶叶一定会怼死对方
坚决叶右不动摇,我喜欢被所有人都喜爱着的叶叶
其实最喜欢的是吃粮不是产粮,所以我万一弃坑了别骂我……

【王叶】江南可采莲

给19岁眼爹的生贺!
另外终于把这个梗写出来了真是心满意足.×



艳阳。莲叶。荷花。少年。

王杰希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了。

这天他随父亲及其几位故友外出游玩赏景,便到了江南美景第一的千波湖。

江南素来有采莲风俗,且采莲人向来多是少男少女,如今在湖边小亭中边饮边看少女罗裙艳丽,少年风姿卓然,也实在为一大乐事。

可这些风姿与光彩加起来,也及不上那个正站在一只小船上开过大片莲海而来,朗声唱着一支采莲曲的少年一丝夺目。

他的声音清朗,正是少年样子。湖中本有其他少女歌唱,嗓音娇嫩且清脆,如黄莺出谷;可当少年的声音出现时,整个千波湖上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少年。

这是他一个人的舞台。

“璇穹层云上覆,

光景如梭逝。

惟此过隙缓征辔。

垂象森列昭回。

碧落卓然躔度,

炳曜更腾辉。

永永清光晔炜……”

王杰希坐在亭中饮下一杯酒,见湖上少年白衣飘然,恍惚间就想起了三年前。

初遇也是在莲湖上,那时王杰希也才不过十六,颇有几分少年傲气,常常独自出来游玩,觉得谁也配不上与自己相交。

但那天不一样。

他独自站在湖边在心里庆祝自己的生辰,却看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景和人。

正值盛夏,荷花已经开得很好了,在阳光下呈现出美丽的姿态。大片的荷花彼此紧紧挨着,一眼望不到尽头。

少年,或者说叶修,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他随口唱着一支江南人人会唱的采莲曲,仰躺在一只小巧的莲船上,身边是刚采下来的莲花。

如此娇艳。

他似乎发现了岸上的人,于是慢悠悠的坐了起来,鸦羽般的墨发没有完全束起,松松散散的垂落在肩上。他用一只手将挡在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露出白皙的侧脸,在阳光下仿佛发着光。

然后他侧首对着岸边,

粲然一笑。

那一刻,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其他的人和事了。

只有那个少年,

那个笑容。

一曲终了,少年的身影再次隐没在莲海中。方才的美景,仿佛只是一场幻梦。

王杰希听到身旁的黄家小公子正在和喻家长子窃窃私语,但以他敏锐的耳力,仍能听到“叶修”“采莲”等词。

他们也认识叶修。

王杰希其实非常不愿用“也”这个字。在他心里,坐在船边唱采莲曲的叶修就像是莲妖一样。

而莲妖不仅对他笑了,还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他觉得,他对叶修,应当是特殊的存在吧。

还是三年前那天。

叶修坐在船上,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让小船自动往岸边开来。

待靠了岸,少年便向王杰希伸了一只手出来:“帮忙拉一把呗。”

他的袖口绣着嫩绿的纹样,衬得手分外白皙,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略带点粉色。

是极好看的手。

王杰希握住对方的手一拉,对方就上了岸。阳光有点刺眼,少年微微眯着眼,眼角略下垂,向王杰希露出一个笑容。

“在下叶修,仔细看看兄台你长相挺清奇哈。敢问兄台姓甚名谁?”

妈耶,开口崩形象。

王杰希面无表情想。

“王杰希。”他言简意赅答。

“嗯嗯好的。兄弟你有点面生啊,第一次来吗,王大眼?”

王杰希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王杰希。”

第二句:“第一次来。你对这里很熟?”

叶修直接忽略第一句,开始鼓吹起自己:“熟啊!当然熟啦!这江南的莲湖,就没有哪个我不熟的!以后咱要能熟起来,哥就带你出去玩,保证风景一流!要不要啊,王大眼儿?”

王杰希强行压下继续纠正对方称呼的欲望。

算了,看你可爱我就原谅你。

后来他们就慢慢熟了起来。王杰希每天都到莲塘边来,叶修也遵守了他当初的诺言,带着王杰希到处去玩。他确实对这里很熟,不止是各种莲湖,江南各种叫得上甚至叫不上名字的好去处他都如数家珍,去玩的时候简直像逛自己家一样。

王杰希尤其喜欢他跟当地人对话的时候。那时候叶修就会用吴地方言讲话,尾音又绵又软,又像一把小钩子,一下一下地在王杰希心上挠着。

所谓吴侬软语,便是如此吧。

但叶修在王杰希面前又用的是另一种语调说话。王杰希本是京城人,自然听得出其中的京城口音,让他有一种回到故乡般的亲切感。而叶修似乎是在江南待久了,声音中又不自觉带了点江南地方的绵软,听来又有种分外不同的味道。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真是疯魔了。

不然怎么会眼中口中心中,都是那个人的影子?

就这样过去了许久,直到三个月前,他随父亲回了趟京城老宅。

再回来,就找不到叶修了。

王杰希疯了似的找他,把他跟叶修去过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叶修。

他白天出门找他,晚上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杯一杯的喝酒。

他这副样子终于引起了母亲的注意。母亲就找到他,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没什么。

只是有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你的生命里,然后又突然消失了,仅此而已。

其实还有另一件事。

他在京城中,听人说起了私自逃家跑去江南的叶王府世子。

王家只是个普通的仕族,仅在文坛有些名声,跟叶王府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他没有能力在暴露心思后保全自己和他,而且自小在那样优厚环境长大的他,也不会选择自己吧。

所以,放下吧。

可当王杰希再次见到他时,他才发现放下是这样难的事。

当他第一眼看到叶修时,眼里就再也容不了其他任何人和事了。

他还是那么光芒夺目。

是他无法独自占有的光。

天色渐渐暗了,同行的文人们也渐渐地都离开了。当父亲催促他时,王杰希说,他还想就着夜色再饮一会儿,过会儿自己回去。

于是就又只剩下他一个了。

不多时,长凳上就多了一份重量。王杰希没有抬头,只是道:“多日不见叶世子,世子近来可好?”

对方显然被他的话搞得有点手足无措,声音都带了点颤:“别、别这样啊大眼……我真不是故意的……”

王杰希心里对他那点不满其实早就消失了,但就是存心要逗逗叶修:“嗯?怎么个不是故意法?”

“就……不是故意要瞒你……你看我还是偷偷摸摸离家出走跑来江南的,说出来多丢人……”

“还有呢?”

“这个……呃……这个嘛……”

饶是脸皮厚如叶修,此时也忍不住磕巴起来。他深吸几口气,努力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才终于把攥着一样东西的右手伸了出来。

王杰希忽然预感到什么不得了的事要发生了。

“那个……这种事以前也没做过,所以没啥经验……那什么……这个是我娘留给儿媳的玉佩……王杰希你要不要?”

说完这些话,叶修脸上热得要烧起来,心里呯呯打鼓,等着王杰希下判决书。

王杰希没吭声。

此时他心里也在天人交战,最后汇成一句话:

去他娘的身份地位!老子就是想要这个人!

这厢叶修半天得不到回复,忙说道:“开玩笑的啦,怎么会是真的……唔!”

王杰希直接摁着他的后脑勺,对着他那张烦人的嘴就吻了下去。

叶修被他这一下搞得猝不及防,只能乖乖任他摆布。待到分开,叶修已经满脸红晕,不由自主地喘着气。

“王杰希你……!”叶修终于缓了过来,恼羞成怒地开口,却被王杰希一根手指搭在唇上,硬生生堵了回去。

“嘘。”王杰希慢条斯理地说,“明天跟我去见见我父母吧。”

他微微一笑。

“不过,是你是儿媳,不是我。”

听说法国法定结婚年龄15
很好
这很法叔
相比起来我国大陆法定结婚年龄真的超——晚



但让我有点惊的是
俄罗斯的只要14

叶修真的超烦人了啦!
我一个高中生,哪有那么多时间吹叶捧叶夸叶吸叶了啦!
我作业辣么多,哪能天天摸鱼画修看文吸修了啦!
我也不想做脑残粉的啦!
都怪他又帅又可爱,又温柔又有担当,整个人苏到不行了啊!
喜欢上他就再也爬不了墙能怪我吗?啊?
上了贼船就下不来了能怪我吗?啊?!
(今天新学的吹叶新姿势,感觉真是学到了)
(怪他过分可爱)

记个梗
就今天上课时老师提到采莲,讲到古时少男少女会边采边唱采莲曲
就自动脑补了这样的画面:

忽闻莲间一阵清越歌声,原是江南人人会唱的采莲曲。却见一只轻巧莲船穿过大片莲叶而来,船上载满莲花,有一少年卧于其间,见塘边有人便止了歌声,翻身坐起,侧首粲然一笑。

一见误终生
这样的
我叶没错了

考完就写

【其实这个女人只是想说她终于有正经借口断更了而已】

依然是不想更文的一天
所以还是涂鸦充更
p1是正太时期的绿先生
p2是以前摸的叶修喵
真的是两个人!!!
绿先生跟修修的区别约莫是绿先生性格更s一点吧
我会慢慢练着画出不同的灵魂的【捂脸】
(p3是原漫画里的绿先生)
(他真的很可爱)
(强推这部漫画)

【all叶】Holiness(四)

阅前警示:
1.我流西幻,新人练笔,不能保证文笔,人物可能存在ooc
2.不能保证会不会坑,但一定不会be
3.叶叶苏苏苏,存在隐藏身份
4.再次强调,叶叶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敲黑板】上面的看完了?那就往下看啦w

更了更了我居然更了!!!【也不知道在激动个啥】

孙翔觉得这一天的发展很奇妙。

他本来因为觉得嘉世内部气氛很奇怪,和他本人气场不合,就自己接了任务单独跑出来,在这荒郊野岭的救个人居然还是自己迷弟,不得不感叹人生何处不相逢。

然而这个迷弟除了刚见到他时显得十分兴奋,到后来却完全是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孙翔觉得自己有理由认为,这个迷弟根本是在利用他,其实完全不是他粉丝。

然而当他这么问叶修时,叶修眨巴眨巴眼睛,软糯糯地说:“哪有啊,我超喜欢孙翔大大的!”

邱非跟在后面,默默地把头转到一边,不忍直视。

然而孙翔就被这么糊弄过去了。

哼,看你可爱,我就不计较你之前对我的态度了。

他想。

叶修在旁边走着,心情有点复杂。

他原先被逐出嘉世,但也仍对这个他一手建立起来的城邦有几分不舍。

虽然他也很清楚,嘉世是从根子里开始腐坏的,可依然潜意识里希望有种力量能带着这个城邦重新登上巅峰。

但孙翔并没有这种力量。

他有冲劲,有野心,也有实力,可他行事太过莽撞直接,所有心思都写在脸上。这样的人,太容易被操纵。

叶修可以冷静的将一忉排列在眼前,推算出嘉世终将分崩离析的结果,可他也清楚,自己不能真正完全冷静的面对这个结局。

而眼前的孙翔,就成了他对嘉世复杂感情的凝聚体。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样不知世事的任性肆意,真的挺让人羡慕的。

约莫走了几个时辰,三人才在这荒无人烟的地儿找到一小处水源。孙翔兴奋极了,拍马就要冲过去,跑了几步又突然勒马停下,转头有点别扭地问叶修:“喂,你要不要上来?”

邱非皱了下眉。这个年轻人在之前分明还是有点疏离的态度,为什么现在突然发出这种邀请?

叶修也微不可见地挑了下眉,然后笑着说:“不了,我和我弟弟走过去就行了。”

孙翔干巴巴地“哦”了一声,就策马继续前行,只是速度放慢了些。

到了水边,孙翔先用一捧水洗了把脸,感觉清爽了些,转头就看到叶修在旁边用泉水灌满水壶。

明明就是再普通不过的动作,可叶修一双手生得白皙修长,拿着水壶的样子就像在拿着世界珍宝,竟让孙翔盯着看了几秒。

“看什么呢,嗯?”好听的男声响起。叶修见孙翔一直盯着自己发呆,忍不住出声询问,还用一只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才才才才没有在看你呢!我在看风景!看风景!”孙翔反应过来,立刻欲盖弥彰地否认起来。叶修看着他通红的耳朵尖儿诡异的沉默两秒,决定不戳穿对方。

就在此时,变故骤生。

叶修神经里仿佛有一道电流通过,全身立刻紧绷起来。对危险的敏锐感知让他下意识拉着孙翔就地一滚,竟是堪堪躲过地面上刺出的一排尖刺。

尖刺冒出形成的裂缝还在延伸,地面发出碎裂时的“咔咔”响声,可以看出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破土而出。

孙翔脸色一变,立刻对着叶邱两人大喊:“是卡帕拉!你们快跑!”

话音未落,卡帕拉已经完全出现在了地面之上,对着脚边的三只蝼蚁发出怒吼。

孙翔咬牙,心念一动,战矛就出现在了手中。他手执却邪,凌空跃起,对着眼前的石头巨人发出了战斗法师的大招。

伏龙翔天!!!

巨龙长吟着从矛尖现出身影,向着石头巨人冲了过去。在巨大的烟雾中,他几不可见地舒了口气。

可待烟雾散尽,他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没有打中!

该死!为什么还是这样!

叶秋有那么重要吗?连柄武器都还记得他!

今天,难道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巨人伸出巨大的手掌向孙翔拍去,毫无防备的孙翔就这样猝不及防的重重摔到了地上。

全身的骨头都像断了一样,却邪明明就在旁边,却怎么够不到。

怕是真的要结束在这里了吧……

突然间,巨人身上密密麻麻出现了许多金色的方法阵,随后,它们齐齐爆发出刺眼的光芒。巨人就在这样的光芒当中被一个人贯穿,然后分崩离析。

法阵逐渐散去,在石堆上逆光站着一个人。孙翔看不清他的脸,却能认出熟悉的身形。

“年轻人就不要在老前辈逞强啦,来,叫声前辈听听?”

他的身后,浮现着尚未消散的金色字样。

那是每个人特有的烙印,

是他的『真名』——

『君莫笑』。






--------------------

孙翔: 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今天上lof找粮吃,然后发现自己好几天没更
然后一想我一个新人小写手不勤勤恳恳努力写文居然还在这里浪,瞬间感觉十分惭愧

于是就愉快的发了涂鸦充更【choubuyaolian】

对不起
我会更的
信我

【all叶】Holiness(三)·真

阅前警示:
1.我流西幻,新人练笔,不能保证文笔,人物可能存在ooc
2.不能保证会不会坑,但一定不会be
3.叶叶苏苏苏,存在隐藏身份
4.再次强调,叶叶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敲黑板】上面的看完了?那就往下看啦w

翔哥会上线
另外这更依然短小

蓝雨城离微草很有一段距离,不巧蓝雨的传送阵坏了,叶修就只能带着邱非慢悠悠走过去。

虽然叶修说这是一种锻炼,

但是邱非知道,

这只是因为叶修买烟草把钱花光了导致他们租不起车而已。

不巧大道上横了一只拦路虎名叫霸图城,整个城都跟叶修八字不合,并不想惹太多麻烦(虽然他总在不自觉惹)的叶修只好带着小徒弟走小道。

结果这一走小道就有事了。

他们遇上山贼了。

本来吧,叶修分分钟把他们秒掉,

结果还没动手,一杆长矛飞来,领头人当场刺了个透心窟窿。

叶修拿着烟杆吸了一口,抬头一看,哟,小伙子还挺眼熟。

熟悉到对方身上的气息仿佛找到了本源一般,兴奋的、热烈的朝着叶修而来,试图靠近他,与他更加亲密。

毕竟,那本来就源于与叶修相依多年的『真名』啊。

“喂!你们没事吧!”长相帅气的年轻人收拾掉周围一圈盗贼,骑在马上朝着两人问道。

“没事。”叶修答道。“真是谢谢小哥了。”这次出行,他和邱非都做了点容貌上的伪装,一是以防万一惹上麻烦好随时脱身,二也是怕遇上某些人。

比如说眼前这位。

不过这小子还好应付,万一等会招来嘉世的人就麻烦了。

不对,这里离霸图太近了,嘉世怎么也不会一股脑跑进来。

就是不知道这小子什么目的。

先试他一下再做决定吧。

叶修拍拍身上的灰,又看了一眼孙翔,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似的指着他叫起来:“等等你是孙翔对不对!我看过你的比赛的!我超级崇拜你的!”

孙翔一愣。他倒是没想到在这种荒郊野岭也能遇上自己的粉丝,心里不由得有些自得,嘴角也不自觉咧了开来。

叶修又问道:“孙队长怎么在这里?是一个人出来做任务吗?”

“对啊,你怎么知道?”孙翔傻呼呼地回道。

“我猜的,没想到一下就猜到了啊。”叶修眨巴眨巴眼。他伪装后的脸嫩得能掐出水,这种小动作做出来更是无辜的要命,任谁见了也不会怀疑他会藏了一肚子坏水。

邱非正在旁边喝水,看到老师这副样子差点呛着。

孙翔也被这种可爱攻击给打到了,晕了一会才想起另一件事:“等等,你们为什么会在这种荒郊野岭?”

叶修的表情立刻变成了肉眼可见的悲伤:“我和弟弟去投奔微草城的亲戚,却在路上被偷了钱,付不起入城费,只能绕到这边走,又遇到了盗贼……幸好遇到了偶像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他的眼神亮晶晶的。

孙翔被来自迷弟的赞美夸得晕头转向,完全忘记了刚到这边时叶修面对盗贼一脸毫无波澜的模样。

于是他装作高傲地说:“喂,你们跟着我,我带你们去微草。”

末了又欲盖弥彰地补了一句:“反正微草离嘉世又近,我任务也做的差不多了,回去顺便带你们一程。”

三岁小孩子都知道微草嘉世隔了十万八千里。

叶修觉得这小孩真的傻,嘉世怕是要凉。

但他依然要装作惊喜的样子说:“天哪!真的吗!!!!我gycyttkfjswrurzi!!!!”

围观全程的邱非小朋友觉得他老师真是太可爱了。

你这块烦人的小饼干。






欢迎大家收看接下来的无知少年逐渐对自己迷弟心跳加速却被迷弟亲口告知对方就是他一直以来(单方面认为)的对手从而信仰崩塌的故事








今天凌晨更的Holiness第三章是假的
我用脚打的
今天晚上再重置

呜呜呜写文好累
有一种坑它个几周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