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tttt

先表白:我永远爱叶修
日常作为咸鱼文手而存在
开号为练文笔,写得不好见谅
高中狗,可能会突然爆肝日更,也可能长达一月不更
有时会拿摸鱼充更
绝对的叶吹,虽然通常容忍度很高但一旦涉及叶叶一定会怼死对方
坚决叶右不动摇,我喜欢被所有人都喜爱着的叶叶
其实最喜欢的是吃粮不是产粮,所以我万一弃坑了别骂我……

【all叶】Holiness(一)


阅前警示:
1.我流西幻,新人练笔,不能保证文笔,人物可能存在ooc
2.不能保证会不会坑,但一定不会be
3.叶叶苏苏苏,存在隐藏身份
4.再次强调,叶叶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敲黑板】上面的看完了?那就往下看啦w


要下雨了。

提着木桶的少年站在井边抬头望向天空。天色变得阴沉,大片的黑云压在天际,一副暴雨将临的样子。

尽管水井离家有好一段路程,暴雨又可能随时会倾下,少年的动作却不见半丝慌乱。他稳稳当当的打好水,正准备提着桶往家走,耳朵却瞬间一动。

有其他人在附近。

少年立刻提高了警惕。拉步塔尔只是个小地方,前几年却被发现地底下有着巨大的金矿。无数商人来到这里想买下此地,都被村民们赶了出去。不少商人因此恼羞成怒,买了人来暗中对付他们。村里已经有好几个人在外出时受伤了。

此时出现的人,想想也知道八成不是什么好货。

“哟不错啊?难得有能在这个年龄就感觉到我的存在的孩子啊,小伙子挺有前途啊!”

出乎少年意料,那个人竟在他作出反应的下一秒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男人一身佣兵打扮,腰间枪支弹夹冷兵器相当齐全,脚上一双马靴沾满尘土,明显是赶了很长一段路的模样。少年观察完衣着判定身份才将视线上移,男人带着墨镜看不清脸,只能看见鸦羽般的发和白皙的下巴。

见少年一直盯着自己看,男人忍不住笑了,边摘下墨镜边出了声:“难得有缘相见,小朋友我们认识一下?我是叶修,不过你也可以称呼我为,”

“君莫笑。”

那是邱非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

“君莫笑!”

“叫谁呢话唠。”叶修单手撑着栏杆从二楼露台跳下,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真名』可不是能随便叫的。”

“叫的就是你啊叶修!我靠你回来了居然不告诉我,连队长都知道了我都不知道!赶紧来和我打一场打一场啊喂喂喂喂喂!”现任圣殿骑士团第一骑士人称剑圣的年轻男人不满地叫着,金发在阳光下耀眼得如同黄金。

“别别别,我伤还没好全呢,再说再说。”叶修忙挥手拒绝,却不料年轻骑士听到这话眼神立刻锋利起来:“伤没好就敢从二楼往下跳?叶修你是不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知不知道『夺名』的伤哪怕当时没死不好好养着也很容易出人命的?”

叶修很少见到这么严肃的黄少天,辩解的话到嘴边转了两圈又咽了回去。他只好拉着黄少天往屋里走,边走边说:“好啦,我会注意的。来来来见下我新收的小徒弟。”

黄少天立刻被这句话带到了另一个话题上:“叶修你还能收徒弟?可别把人家小朋友带坏啦,信不信到时候家长来找你哭哦!我跟你讲你这种人肯定要把小朋友引入歧途的咧……”

叶修听着只觉耳朵嗡嗡作响:“闭嘴!你怎么不说说你家那猥琐老师?再说你当年也是我带的好吗!”

“哼哼那是本剑圣聪明机智才没被你带歪……咦?”

剑圣的突然停顿让叶修有点奇怪,但没去立即询问。这时两人已经进了屋,叶修环顾一圈发现邱非不在,只在门口放了张表示自己有事外出的纸条。叶修放下纸条,却听见身后青年有些微颤的声音:

“叶修,你脖子后面的衔尾蛇图案……是什么时候有的?”

“是诅咒。”蓝雨城的大祭司合上手中的书。

“什么诅咒?”他的发小——现任圣殿骑士团第一骑士黄少天忍不住问道。

“我知道是什么。”叶修露出一个与平常无异的微笑。“文州少天你们用不着担心,小诅咒而已,没什么影响,过几天就自己解了。”

“怎么可能……”黄少天刚说出几个字喻文州就开口了:“乌洛波洛斯之蛇,意为无穷大。在诅咒学里,这种诅咒会不断吞噬宿主的精力和寿命。有趣的是,它并不会在人族身上发挥作用,更确切的说,它的作用对象,是神族。”

叶修向黄少天挤挤眼睛,意为:看吧。

喻文州依然不疾不徐地说着:“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前辈现在,已经一点法力都没有了吧。”





【其实真的没事】

【我怎么舍得虐修修】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