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tttt

先表白:我永远爱叶修
日常作为咸鱼文手而存在
开号为练文笔,写得不好见谅
高中狗,可能会突然爆肝日更,也可能长达一月不更
有时会拿摸鱼充更
绝对的叶吹,虽然通常容忍度很高但一旦涉及叶叶一定会怼死对方
坚决叶右不动摇,我喜欢被所有人都喜爱着的叶叶
其实最喜欢的是吃粮不是产粮,所以我万一弃坑了别骂我……

【王叶】江南可采莲

给19岁眼爹的生贺!
另外终于把这个梗写出来了真是心满意足.×



艳阳。莲叶。荷花。少年。

王杰希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个少年了。

这天他随父亲及其几位故友外出游玩赏景,便到了江南美景第一的千波湖。

江南素来有采莲风俗,且采莲人向来多是少男少女,如今在湖边小亭中边饮边看少女罗裙艳丽,少年风姿卓然,也实在为一大乐事。

可这些风姿与光彩加起来,也及不上那个正站在一只小船上开过大片莲海而来,朗声唱着一支采莲曲的少年一丝夺目。

他的声音清朗,正是少年样子。湖中本有其他少女歌唱,嗓音娇嫩且清脆,如黄莺出谷;可当少年的声音出现时,整个千波湖上都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少年。

这是他一个人的舞台。

“璇穹层云上覆,

光景如梭逝。

惟此过隙缓征辔。

垂象森列昭回。

碧落卓然躔度,

炳曜更腾辉。

永永清光晔炜……”

王杰希坐在亭中饮下一杯酒,见湖上少年白衣飘然,恍惚间就想起了三年前。

初遇也是在莲湖上,那时王杰希也才不过十六,颇有几分少年傲气,常常独自出来游玩,觉得谁也配不上与自己相交。

但那天不一样。

他独自站在湖边在心里庆祝自己的生辰,却看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景和人。

正值盛夏,荷花已经开得很好了,在阳光下呈现出美丽的姿态。大片的荷花彼此紧紧挨着,一眼望不到尽头。

少年,或者说叶修,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他随口唱着一支江南人人会唱的采莲曲,仰躺在一只小巧的莲船上,身边是刚采下来的莲花。

如此娇艳。

他似乎发现了岸上的人,于是慢悠悠的坐了起来,鸦羽般的墨发没有完全束起,松松散散的垂落在肩上。他用一只手将挡在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露出白皙的侧脸,在阳光下仿佛发着光。

然后他侧首对着岸边,

粲然一笑。

那一刻,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其他的人和事了。

只有那个少年,

那个笑容。

一曲终了,少年的身影再次隐没在莲海中。方才的美景,仿佛只是一场幻梦。

王杰希听到身旁的黄家小公子正在和喻家长子窃窃私语,但以他敏锐的耳力,仍能听到“叶修”“采莲”等词。

他们也认识叶修。

王杰希其实非常不愿用“也”这个字。在他心里,坐在船边唱采莲曲的叶修就像是莲妖一样。

而莲妖不仅对他笑了,还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

他觉得,他对叶修,应当是特殊的存在吧。

还是三年前那天。

叶修坐在船上,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让小船自动往岸边开来。

待靠了岸,少年便向王杰希伸了一只手出来:“帮忙拉一把呗。”

他的袖口绣着嫩绿的纹样,衬得手分外白皙,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尖略带点粉色。

是极好看的手。

王杰希握住对方的手一拉,对方就上了岸。阳光有点刺眼,少年微微眯着眼,眼角略下垂,向王杰希露出一个笑容。

“在下叶修,仔细看看兄台你长相挺清奇哈。敢问兄台姓甚名谁?”

妈耶,开口崩形象。

王杰希面无表情想。

“王杰希。”他言简意赅答。

“嗯嗯好的。兄弟你有点面生啊,第一次来吗,王大眼?”

王杰希只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王杰希。”

第二句:“第一次来。你对这里很熟?”

叶修直接忽略第一句,开始鼓吹起自己:“熟啊!当然熟啦!这江南的莲湖,就没有哪个我不熟的!以后咱要能熟起来,哥就带你出去玩,保证风景一流!要不要啊,王大眼儿?”

王杰希强行压下继续纠正对方称呼的欲望。

算了,看你可爱我就原谅你。

后来他们就慢慢熟了起来。王杰希每天都到莲塘边来,叶修也遵守了他当初的诺言,带着王杰希到处去玩。他确实对这里很熟,不止是各种莲湖,江南各种叫得上甚至叫不上名字的好去处他都如数家珍,去玩的时候简直像逛自己家一样。

王杰希尤其喜欢他跟当地人对话的时候。那时候叶修就会用吴地方言讲话,尾音又绵又软,又像一把小钩子,一下一下地在王杰希心上挠着。

所谓吴侬软语,便是如此吧。

但叶修在王杰希面前又用的是另一种语调说话。王杰希本是京城人,自然听得出其中的京城口音,让他有一种回到故乡般的亲切感。而叶修似乎是在江南待久了,声音中又不自觉带了点江南地方的绵软,听来又有种分外不同的味道。

王杰希觉得自己真真是疯魔了。

不然怎么会眼中口中心中,都是那个人的影子?

就这样过去了许久,直到三个月前,他随父亲回了趟京城老宅。

再回来,就找不到叶修了。

王杰希疯了似的找他,把他跟叶修去过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叶修。

他白天出门找他,晚上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杯一杯的喝酒。

他这副样子终于引起了母亲的注意。母亲就找到他,问他,发生了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然后说,没什么。

只是有个人突然出现在了你的生命里,然后又突然消失了,仅此而已。

其实还有另一件事。

他在京城中,听人说起了私自逃家跑去江南的叶王府世子。

王家只是个普通的仕族,仅在文坛有些名声,跟叶王府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他没有能力在暴露心思后保全自己和他,而且自小在那样优厚环境长大的他,也不会选择自己吧。

所以,放下吧。

可当王杰希再次见到他时,他才发现放下是这样难的事。

当他第一眼看到叶修时,眼里就再也容不了其他任何人和事了。

他还是那么光芒夺目。

是他无法独自占有的光。

天色渐渐暗了,同行的文人们也渐渐地都离开了。当父亲催促他时,王杰希说,他还想就着夜色再饮一会儿,过会儿自己回去。

于是就又只剩下他一个了。

不多时,长凳上就多了一份重量。王杰希没有抬头,只是道:“多日不见叶世子,世子近来可好?”

对方显然被他的话搞得有点手足无措,声音都带了点颤:“别、别这样啊大眼……我真不是故意的……”

王杰希心里对他那点不满其实早就消失了,但就是存心要逗逗叶修:“嗯?怎么个不是故意法?”

“就……不是故意要瞒你……你看我还是偷偷摸摸离家出走跑来江南的,说出来多丢人……”

“还有呢?”

“这个……呃……这个嘛……”

饶是脸皮厚如叶修,此时也忍不住磕巴起来。他深吸几口气,努力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才终于把攥着一样东西的右手伸了出来。

王杰希忽然预感到什么不得了的事要发生了。

“那个……这种事以前也没做过,所以没啥经验……那什么……这个是我娘留给儿媳的玉佩……王杰希你要不要?”

说完这些话,叶修脸上热得要烧起来,心里呯呯打鼓,等着王杰希下判决书。

王杰希没吭声。

此时他心里也在天人交战,最后汇成一句话:

去他娘的身份地位!老子就是想要这个人!

这厢叶修半天得不到回复,忙说道:“开玩笑的啦,怎么会是真的……唔!”

王杰希直接摁着他的后脑勺,对着他那张烦人的嘴就吻了下去。

叶修被他这一下搞得猝不及防,只能乖乖任他摆布。待到分开,叶修已经满脸红晕,不由自主地喘着气。

“王杰希你……!”叶修终于缓了过来,恼羞成怒地开口,却被王杰希一根手指搭在唇上,硬生生堵了回去。

“嘘。”王杰希慢条斯理地说,“明天跟我去见见我父母吧。”

他微微一笑。

“不过,是你是儿媳,不是我。”

评论(3)

热度(23)